2019/10/23 星期三
今日下載: 204 累積下載人次: 766325
 
 
  ※  性教育輔導專線 02-2930-4090,每週二 18:00-21:00、每週六 13:30-16:30  ※ 首頁>> 活動公告
 
   
 
 
 
2018年4月3日 一夜情後登上國際版 超級淋病比愛滋更可怕!
201843  一夜情後登上國際版 超級淋病比愛滋更可怕!
風向新聞       
和陌生人發生親密關係,是傳染性病的高危險群!這幾天英國1名男子在東南亞一夜情後,染上可怕的「超級淋病」,醫師使用兩種抗生素都無法治癒男子身上的淋病雙球菌,新聞一出舉世皆知;而在沒有更有效的抗生素出現之前,得到超級淋病者只能面臨敗血症及死亡的威脅。
 
護理系講師張珮文、解剖病理科醫師鄭威撰文「超級淋病比愛滋更可怕!」投書蘋果日報,說明淋病可怕又狡詐處,在於它非常容易發展出抗藥性。並指出超級淋病形成的原因,主要是因淋病雙球菌獲得了抗藥基因DNA。
 
文章提到,喉嚨與腸道都是很容易有抗藥基因DNA的地方;淋病經由口交或肛交進入口腔腸道,就可以由這些細菌獲得抗藥基因DNA。若淋病有機會在不同的人體接觸到不同的抗藥細菌,獲得不同的抗藥基因,將有更高的機會形成超級淋病。
 
文章引述WHO淋病抗藥性監測計劃(GASP)說明,在亞洲,北美,歐洲,拉丁美洲和澳洲,抗藥性淋病正在蔓延。加上四例現有抗生素都無效的超級淋病出現,情況惡化的現象令人憂心。現在愛滋藥物治療强調 U=U (測不到病毒=無傳染性)及暴露愛滋病毒前預防性用藥PrEP的推廣,使人們在性交時減少戴保險套意願,更使淋病感染狀況雪上加霜,連帶增加超級淋病形成的機率。
 
科學家憂心警告:「超級淋病比愛滋更可怕!」世界衛生組織在2016年設立「全球抗生素研究與發展合作關係」(GARDP),邀集了各領域的專家研發新藥。在性病防治項目中,主攻抗藥性淋病這個日益棘手的難題。在沒有更有效的抗生素出現之前,得到超級淋病者只能面臨敗血症及死亡的威脅。
 
兩位作者語重心長表示,「面對這個新型疾病,我們的性病防治政策及教育的腳步似乎並未跟上。」淋病會生長於皮膚及毛髮,保險套覆蓋不到的地方,使得使用保險套,僅有6成的防護力。然而,目前的教育並未提供孩子相關完備的知識。目前台灣在性病防治教育上著重愛滋病,對於其他性病卻鮮少著墨。加上這兩年推廣PrEP預防用藥,影響戴套意願,可能連6成的防護都喪失,致使罹患淋病機率提高。
 
文章呼籲,防疫及教育當局對性病防治能有更全面性的規劃,除了愛滋防治、也要注意其他性傳染病的特性。希望不要步上國外的後塵,造成性傳染疾病全面失控。(畢翠絲/綜合報導)
https://tw.news.yahoo.com/%E5%A4%9C%E6%83%85%E5%BE%8C%E7%99%BB%E4%B8%8A%E5%9C%8B%E9%9A%9B%E7%89%88-%E8%B6%85%E7%B4%9A%E6%B7%8B%E7%97%85%E6%AF%94%E6%84%9B%E6%BB%8B%E6%9B%B4%E5%8F%AF%E6%80%95-042158917.html

評析
淋病是全球普遍存在的性傳染疾病,基本上不論任何種族、性別及年齡均能發病,尤以年輕成年群,即20~35歲之年輕人最多;城市之流行率較農村高。過去20年來,全球之流行率也有上升之情形(衛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2018)。根據臺灣傳染病統計資料查詢系統統計結果,臺灣淋病每年總本土病例數已從自2013年的2,197人上升至2017年的4,597人,與全球流行率的上升不謀而合。
 
超級淋病的反擊
引起淋病的奈瑟氏淋病雙球菌,是德國醫師亞伯.奈瑟氏(Albert Neisser)於1879年所發現之病原微生物。主要的傳染方式以性接觸為主,若與感染者黏膜滲出物接觸亦有可能感染;孕婦感染淋病,嬰兒眼結膜可經由產道感染引致結膜炎。淋病雙球菌對於人體生殖系統的侵擾,嚴重可能導致不孕。
目前對於淋病感染者,會採取抗生素治療以迅速使分泌物喪失傳染性。病人在抗生素治療期間禁止與他人性交,以免傳染他人。同時也應禁止與最近接觸過之性伴侶發生性行為,避免再度感染,除非對方已接受妥善之處理及治療。未經治療的病人或無症狀的帶菌者,其傳染力可達數月之久,如能有效治療,即能降低其傳染力(衛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2018)。
任何人對淋病雙球菌均有感受性,感染後雖然可產生抗體,但由於淋菌菌株抗原性有相當大之差異,所以再感染是常有的事;又淋病是非常聰明的病菌,每當引進一種新型抗生素來治療時,它可以很快產生抗藥性,再加上人們對於抗生素的濫用,新型抗生素的研發根本趕不上散播速度。
自從1977年抗青黴素淋菌(Penicillinase-Producing Neisseria Gonorrhoeae,簡稱PPNG)首次出現於東南亞國家,即迅速蔓延全球,其出現之機率,有極大之地區性差異。臺灣之PPNG達33%以上。此外抗四環黴素、抗Cefoxitin及抗Spectinomycin淋菌相繼出現,且有增加之趨勢(衛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2018),倘若臺灣人民對於淋病防治未能及時更新,在現今交通便利帶來的快速移動力,再加上社會觀念的日益開放,恐怕對於超級淋病的防堵將有疑慮。
 
性行為前的謹慎評估
如本則新聞所述,目前臺灣的性傳染病防治政策大多著重於愛滋病防治的宣導,其他性傳染病的防治則透過學校健康教育課程進行;但除了政策導向調整的思考之餘,如何強化人們在發生性行為前的謹慎考量更為重要。以目前推廣的全程使用保險套、單一固定性伴侶、高危險行為者定期檢查等,對於性傳染病都具有一定成效,但若是人們看待發生性行為的態度如同本則新聞中的英國男子,認為在旅遊之餘可以發生一夜情(或者該說是「一夜性」),只要心存僥倖的心態,任何的政策都只是防不慎防。性行為是極度親密的關係發展,更不是跟任何人都可以發生的行為,若能在發生性行為前謹慎評估,並且珍愛、重視自己,如此才有機會避免「為了性而性」所可能產生的後續性傳染病危機。
 
(主筆/郭芃彣,臺北市民生國中健康教育教師)
 
 
 
 
 
 
教育部國民及學前教育署委託、台灣性教育學會、財團法人杏陵醫學基金會承辦
地址:116 台北市文山區景文街43號2樓    (02)2933-3585
Email:caose29103970@gmail.com    傳真:(02)2933-3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