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7/21 星期日
今日下載: 83 累積下載人次: 738866
 
 
  ※  性教育輔導專線 02-2930-4090,每週二 18:00-21:00、每週六 13:30-16:30  ※ 首頁>> 活動公告
 
   
 
 
 
2019年02月27日 英明年擴大「性教育課程」 深入中小學生引10萬人連署反對
 
英國政府25日宣布,將在2020年推出全新的「性教育課程」,受教對象擴及英格蘭地區11歲以上的中小學生,內容包含生理知識、性行為、同性關係以及變性等課程。
新課綱的推出引起部分家長強烈反對,但教育部長海因茲(Damian Hinds)表示,這些必修課程主要教導學生正確的性觀念,並幫助學生對他人與自我的尊重。
綜合外媒報導,英國在2000年後有了性教育課程,而課綱在2017年進行第一次修訂,並於明年9月開始實施,凡是接受中央政府資金的英格蘭中小學,都必須使用新課綱教授。
性教育新課綱的實施依照不同年齡,給予不同的教育課程。
針對11歲以上的小學生,性教育內容主要介紹生理知識及健康的人際關係,而中學進階課程將會擴大範圍,教導同性關係、變性、月經、割禮儀式、性侵犯心理健康以及強迫婚姻等。
對於性行為教育,家長有權拒絕讓14歲以下學生學習,而15歲以上的青少年則有權自行決定是否參與課程。
對於新課綱的實施,部分家長相當支持,但也有家長極度反彈。新課綱政策公布後,網路上即有民眾發起連署抗議,截至25日,已有超過10萬人連署。
來自英國伯明罕的家長們表示,寧可離開這個國家,也不要讓孩子在這邊繼續上課。
育有3個孩子的父親穆罕默德(Musa Mohammed)表示,「孩子是屬於他們的父母,而不屬於國家,父母對孩子的性教育應有更大的決定權」。
教育部長海因茲回應,沒有一套性教育課綱是能夠讓所有人滿意的,「我們的指導原則在於保護兒童的安全,讓他們認識與自己不一樣的人,並給予尊重」。
工黨議員瓊斯(Helen Jones)認為,新課綱對於女性的生理期進行健康倡導,因女孩經常不知道疼痛或危險情況的跡象,且新課綱並非提倡任何特定的觀點,
「而是讓兒童做好應對世界的準備,接受良好關係和性教育的年輕人,較不容易太早發生性關係、早孕及傳染病等」。

(ETtoday新聞雲,國際中心綜合報導:https://www.ettoday.net/news/20190227/1387831.htm)
 
 

  評 析 
 
「談愛」多過於「只談性」
英國從1968年開始,對於學校是否應該實施性教育(sex education)就有很大的爭議,改革派認為性教育是學校教育的範疇,
保守派則認為性教育是家長的責任(李淑菁,2008),同時,也對於性教育課程的內容爭論不休。
而後,一直到1987年,性教育才因愛滋病(AIDS)防治工作,逐漸受到重視。
「性教育」課程向來是學校各種教育中,極具爭議性的一項;任何一項與「性」相關的教育變革,也總容易引起整體社會的話題性。
也正因為「性教育」的重要性及敏感性,國際間的性教育課程演變也是一段漫長的歷程,
從1975年代的資訊不足模式(Information Deficit)、1980年代的情意教學模式(Affection Education)、
1988年代禁慾性教育(Abstinence Only Sexuality Education)、1990年代完整的性教育(Comprehensive Sexuality Education)
到2010年代全人的性教育(Holistic Sexuality Education),性教育課程已經從「知識灌輸」逐步演變成協助學生「全人的發展」(高松景,2017)。
所謂「全人的發展」就是以一個「人」為核心,考量從小到大年齡與歲月的移轉、生理變化及心理發展的動盪、人際及社會互動磨合的歷練;
這些在生活日常中屢見不鮮的微小事件,其實都是人生當中重要的大事。也因此,全人性教育的目標,是協助學生瞭解「什麼是愛(價值觀)」、
學會「愛的能力(生活技能)」,也就是一種「愛的教育」,而非社會大眾常人心惶惶談論的:「性教育=教孩子如何發生性行為;孩子學了性教育,便會發生性行為。」
「好奇心殺死一隻貓」,當我們越和孩子避而不談時,孩子會趨於好奇心而以自己可以觸及的方式去瞭解;
當孩子依靠「自我學習」的方式來瞭解性教育,而他們所學習的管道變成我們無法掌握、無法瞭解正確性的來源時,反倒成為了不定時炸彈。
 
借鏡國際,反思臺灣
2000年的英國性教育課程,實際上全名是「性與關係教育(Sex and Relationships Education)」課程,是以當時的時空背景所規劃出來的,
在經過將近二十年的現代,很明顯已無法因應網路世代的多變及危險,再加上英國國會於2016年發布報告指出,英國在過去3年共有5,500件校園性騷擾或性侵害案件,
這些便有可能肇因於性教育課程的學習成效。
英國性教育論壇(PSHE Association and Sex Education Forum)曾調查至少2,000名青少年,發現其中至少四分之一的女性受訪者在接受學校性教育前,便已必須處理初經與青春期的種種困擾,
15%的女性受訪者表示學校教育無助於她們瞭解女性生理現象(生理期);38%的男性受訪者在接受學校性教育前,便已有過夢遺經驗。
以上這些現象,都顯現性教育課程是不可或缺的,而且孩子開始學習的時間不可太晚、也不可太早。
如同英國這次的調查也顯示,超過50%的受訪者表示,學校教育不足以協助他們處理青春期種種議題,也有近半數的受訪者表示,
小學教育並未教導他們如何因應不當性接觸(教育部駐英國代表處教育組,2017)。
不僅是英國美國性資訊暨教育中心(Sex Information and Education Council of the U.S., SIECUS)除了《國家性教育標準》(National Sexuality Education Standards)作為課程架構參考外,
1991年提出《完整的性教育指引》(Guidelines for Comprehensive Sexuality Education),並於2004年進行了調整;
2010年世界衛生組織和德國聯邦健康教育中心聯合制定《歐洲性教育標準》(Standards for Sexuality Education in Europe),
此課程提供新的性教育實施方式──全人性教育(holistic sexuality education)做為課程統整的參考;
2018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亦出版了第二版《國際性教育課程指引》(International Guidelines on Sexuality Education),
奠基於2009年的初版內容並因應了21世紀青少年所面對的社會現況,進行了調整。
反觀位於亞洲臺灣,相較於其他亞洲國家確實積極許多。香港的《學校性教育工作指引》自1986年提出、1997年修正之後便再也沒有調整,並引發香港學者及民眾的擔憂。
日本於1960年代時經濟進入高度成長期,社會日益開放,但學校性教育卻原地踏步的結果,導致年輕世代感染性病、墮胎比率不斷攀升(鄧佳蕙,2010),
1970年漸漸以「性教育」一詞取代二戰後的「純潔教育」,直到文部科學省於1999年發行《學校性教育的概念及施行方法》(学校における性教育の考え方、進め方)後,
至今多半為民間團體、學者專家極力倡導性教育課程之落實。
臺灣於2010年由教育部委託杏陵醫學基金會發行了《學校性教育工作指引》後,亦於2014年特別針對大專院校發行了《大專校院學校性教育(含愛滋病防治)工作指引》,
並不斷與時俱進研發相關課程及教學模組,惟是否考量跟進全球趨勢再次修訂《學校性教育工作指引》,
以因應各學習階段學子於21世紀會面臨的性教育議題,則又是個值得思考的問題。
 
It’s more than words
「性教育」之所以如此引人注目,實在是起因於它本身的特性,如同臺灣《學校性教育工作指引》中所提,
性教育包含了「性」的生物、社會文化、心理和心靈等層面,也包含了性發展、生育健康、人際關係、情感、親密、身體意象、性別角色等主題,
性教育的目標涵蓋知識、情感及行為;也就是性教育即生活教育,與一個人的生活密不可分。
因此,近年各國性教育課程指引或標準調整時,勢必會影響一個人的價值與思維,
再加上調整內容大多涉及容易觸動社會敏感神經的性別、性傾向、婚姻與家庭等議題,
這勢必會在提前於小學階段實施性教育之外,又掀起另一個軒然大波。
難道因為有爭議、有反對聲浪就不實施、調整了嗎?這個問題或許可以借助《房思琪的初戀樂園》一書中的這一幕一同探討:
 
剛剛在飯桌上,思琪用麵包塗奶油的口氣對媽媽說:「我們的家教好像什麼都有,就是沒有性教育。」
媽媽詫異地看著她,回答:「什麼性教育?性教育是給那些需要性的人。所謂教育不就是這樣嗎?」
思琪一時間明白了,在這個故事中父母將永遠缺席,他們曠課了,卻自以為是還沒開學。

 
在家庭中、在學校裡;在同儕之間、在情人互動,性教育的重點在引導學生瞭解如何表達彼此的愛、關懷與善意,以建立長期而穩定的健康親密關係,
也與品格教育、價值觀型塑等有極大的關聯。就像思琪需要的或許不只是家中爸媽對她的性教育,更是在那個情竇初開的年紀有個可以信賴的長輩陪伴著自己。
性教育的重點必須是讓兒童和年輕人做出安全的選擇,以批判的眼光瀏覽網絡世界,並幫助他們了解可以去哪裡尋求支持(Matt Hussey,2017)。
身為大人的我們或許無法時時刻刻在孩子身旁陪伴、指導,但如果能夠透過教育的力量讓孩子裝備好,當他們面對將來未知的變化時,
能無所畏懼並知所進退,這才是性教育課程最終極的目標──協助孩子能以「愛」為核心營造自己想要的健康親密關係、經營自己的幸福人生。
 
 
※參考資料:
李淑菁(2008)。英國的性與關係教育。教育研究月刊,176,117-124。
鄧佳蕙(2010)。簡介日本性教育的發展與現況。性別平等教育季刊,52,93-98。
高松景(2017)。成為一個「人」─從「全人性教育」談「愛情學」。取自counseling.osa.ncku.edu.tw/var/file/50/1050/img/2665/129402124
教育部駐英國代表處教育組(2017年1月5日)。英國性教育現況與改革呼籲。教育部國際教育訊息電子報,117
教育部(2010年)。學校性教育工作指引。取自http://www.sexedu.org.tw/2010guideline.pdf
Matt Hussey. (2017)  The importance of Sex and Relationships Education (SRE). [Web blog message]. Retrieved from https://www.childrenssociety.org.uk/what-we-do/resources-and-publications/sex-and-relationships-education
Robert Long. (2019.02.28)  Relationships and Sex Education in Schools (England) briefing paper. [Web blog message]. Retrieved from https://researchbriefings.parliament.uk/ResearchBriefing/Summary/SN06103
 EG DfEE. (2014)  Sex and Relationships Education for the 21st century. [PSHE Association and Sex Education Forum.] Retrieved from https://www.pshe-association.org.uk/
Future of Sex Education Initiative. (2012). National Sexuality Education Standards: Core Content and Skills, K-12 [a special publication of the Journal of School Health]. Retrieved from http://www.futureofsexeducation. org/documents/josh-fose-standards-web.pdf

(主筆/郭芃彣,臺北市民生國中健康教育教師)
 
 
 
 
 
教育部國民及學前教育署委託、台灣性教育學會、財團法人杏陵醫學基金會承辦
地址:116 台北市文山區景文街43號2樓    (02)2933-3585
Email:caose29103970@gmail.com    傳真:(02)2933-3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