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9/18 星期三
今日下載: 388 累積下載人次: 753578
 
 
  ※  性教育輔導專線 02-2930-4090,每週二 18:00-21:00、每週六 13:30-16:30  ※ 首頁>> 活動公告
 
   
 
 
 
2019年03月21日 色情物品如何影響女性和她們的性生活?
「12歲時,我第一次看有輪姦場面的影片,」24歲的泰勒(Neelam Tailor)說。
泰勒並不是個例。一項2016年的研究顯示,大約53%的11至16歲的青少年在網上看過色情產品。
但是,人們對這些內容對女性的影響少有了解,科學研究和調查也極少。
 
泰勒和薩拉的故事
BBC第三頻道亞歷山德拉·瓊斯(Alexandra Jones)報導,對泰勒來說,一切都源自她對性的好奇。
「我非常震驚。你知道,小時候看浪漫愛情電影,人們相愛,性是美好、乾淨的,然後再看...」
她聳聳肩,沒再繼續說。
11歲至16歲,泰勒大多數日子都會看色情影片。
她會走進兒時的臥室,花10分鐘到一個小時瀏覽色情網站。「我想我父母並不知情,」她說。
泰勒很快就走出了最初的震驚情緒,還發展了一些特殊口味,
「我會尋找一些色情片,裏面的女性很順從,可能是被脅迫的,甚至看起來就是被迫的。」
「或者,我會尋找一些年長男性和年輕女性的片子。我不知道為什麼,但是我不覺得13歲這麼
小小小年紀,我自己有了這樣的的嗜好,我感覺很大程度上受到了我看到的東西的影響,」泰勒說。
25歲的薩拉(化名)有類似的經歷。她在13、14歲開始看接觸色情片,每周至少兩次。
薩拉說,現在她也會看這些東西,但是她也發現對她有一些不良影響,
「我仍然會看,雖然不像以前看得那麼多,但我真的認為,在定期觀看超過10年後,
我現在發現如果沒有更高程度的刺激,比如振動器,我很難達到高潮,」她說。
 
色情產品與大腦
新聞機構和科學家們寫了很多關於男性和過度消費色情產品的文章。
2016年,英國性心理治療師格雷戈裏(Angela Gregory)對BBC表示,
容易獲取的色情內容導致越來越多男性被送往治療性功能障礙。
英國一家教育慈善機構的分析表明,21世紀初,寬帶在英國剛剛起步,導致陽痿病例原因中,
色情產品約佔2%至5%。但現在,這個數字是大約30%,而且色情產品不只影響身體。
美國的研究人員稱,年輕時接觸過色情產品的男性會更認同在性生活中男性為主導關係。
認知行為治療師伯查德(Thaddeus Birchard)是英國一個培訓項目的創始人,
通過這個項目治療師可以得到有關如何治療性成癮的建議。
他說:「色情內容通常是男性的關注焦點。」
他指出,女性的性慾被激發時,腦中會產生大量催產素,
而男性會產生大量的加壓素,這是腦中有關持久性和專注力的化學物質。
「這就是為什麼一名男性可能會在網上呆上幾個小時的原因之一:
他們變得如此專注,以至於他們周圍的一切都不復存在,」他說。
 
色情產品對女性的影響
BBC第三頻道最近對1000名18至25歲的年輕人進行調查後發現,47%的女性上個月看過色情片,
14%的受訪女性感覺某些時候,她們對色情片上癮。
泰勒16歲時不再看色情片了,因為它對身體有影響,
「我交了第一個男朋友,發現真正的性生活基本上難以喚起性慾」。
那之後她就不再看色情片了,「我不覺得自己算不上對色情產品『上癮』了,
因為我不再看了,而且也不想再看了」。
28歲的漢娜(Hannah,化名)也認為,觀看大量色情內容會降低敏感度,
但是她也覺得自己從這些內容裏獲益。
「我是一名女同性戀,我想我從八九歲時就感覺到女性對自己的吸引力,
但直到我看到真正的女同性戀的場景時,我才覺得『是的,確定了』。」
「這讓我感覺好多了,」她說,「我當時12歲,開始感到性興奮。」
但是最終漢娜對色情片感到失望:
「(主流網站上)大多數女同性戀色情片基本上是直男對兩名女性發生性行為的幻想。」
 
色情產品改變了性行為嗎?
婦科醫生弗羅德舍姆(Leila Frodsham)表示,治療病人20年來,
從來沒有遇到女性說色情產品給她們造成困擾。
弗羅德舍姆還說,色情片可能導致性行為有所轉變。
在弗羅德舍姆工作的地區,她看到面部和眼睛區域(而不是生殖器)感染性病的人增加了,
她將這種增長歸因於色情片。
「大約20年前,我們很少看到這樣的案例。但現在這一數字在上升,
這是因為男性射精(到女性臉上),」她說。
她說,這個領域沒有很多研究,「每當研究不多時,你必須自己思考,
是因為女性有身體或心理問題,但沒有去看醫生嗎?」
「談論這些問題她們是否感到羞恥?還是她們實際上就沒有任何問題?」
 
色情片改變了對性生活的追求嗎?
多年來,泰勒很好奇她早期接觸色情片對她的性慾有多少影響。
她說,多年來一直觀看年長男性和年輕女性的色情片後,她17、18、19歲時,
開始積極地嘗試和年長男性約會。
「我不知道這是不是巧合,我永遠也不會知道是哪個先產生,是我本來就有這個偏好,
還是色情片導致的,」她說。
泰勒認為,學校應該在性教育方面更加積極主動。
「我覺得,性和色情產品在學校仍然被視為禁忌,但要麼是學校教育學生,
要麼是色情產品。我不認為任何人應該從色情內容中得到性教育,尤其是年輕女孩,」她說。
 

 評 析 
「我非常震驚。你知道,小時候看浪漫愛情電影,人們相愛,性是美好、乾淨的,然後再看...」她聳聳肩,沒再繼續說。
 
過去,我們在談論色情產品(包含影片、圖像等各類產品),時常會出現某種性別刻板印象──只有男性會有興趣地、
主動地去觀賞或討論,相關的議題探討、教育焦點往往也較容易關注於男孩子青春期時對於色情產品的好奇,甚至錯誤仿效的防範。
難道同樣會經歷青春期體內荷爾蒙刺激的女孩子們,便完全不會因為對「性」的好奇,而想透過色情產品去解惑了嗎?
從這篇新聞中的訪談來看,很明顯不是這麼一回事,反而,凸顯了多年來大眾對於青少女性教育的忽略。
 
情色誘惑有法擋?
對於很多青少年而言,「性」是一個神祕又禁忌的話題,他們既無法直接坦蕩的詢問大人,也無法公開的在班級同儕、親密好友之間談論。
大膽些的孩子,或許會自己聚集成一個小群體,私底下討論起各式各樣自己對於「性」的解讀;較擔心旁人眼光的孩子,便會自己找尋可以瞭解的管道。
於焉,不論是前者或是後者,色情產品往往都成為他們一揭「性」神秘面紗的第一首選。
色情是透過圖片或文字,以性或人體裸露為主的直接、露骨的性慾描繪,表現不平等的性關係,且採用明顯令人不悅(patently offensive way)的方式,包括將人體物化、當作性玩物或性商品,企圖挑逗引發性慾,而不具任何教育、醫學、或藝術價值者(黃葳威,2012)。色情產品在人類生活史中何時出現,眾說紛紜,但可以確知的是自從電影分級制度的制定、家庭用錄影帶機的普及,以至於到現今網路世代的暢行,色情影片已不再像1970年代以前以電影院大螢幕作為主要播放場所,甚至在美國曾有為數不少的社會大眾,習慣集體到電影院欣賞;人們逐漸轉變成在生活空閒之餘,私底下隱密觀賞的習慣。
根據黃葳威(2012)對二十位青少年進行的深度訪談發現,多數受訪者初次接觸色情影片的動機,以同儕介紹最多,其次為好奇心的驅使、家人影響、不小心看到、尋求放鬆、以及為了觀摩學習。其中,從第四臺鎖碼臺或A漫接觸的以不小心看到居多;好奇心使然者是由於發現父親、手足或同學有接觸;抱持觀摩學習的以個人翻閱 A 漫入門為主。由此至少可以初步瞭解,在青少年的生活中,接觸到色情產品的機率並不低,更何況是他們主動探詢之下,又有誰可以確保他們的資訊是正確的呢?
 
你的大腦,不是你的大腦?
長期接觸色情產品最令人擔心的,往往是成癮的問題,還有是否會因此產生偏差的價值觀。在黃葳威(2012)的研究中歸納出親密關係魔窗效果、性生活美滿教導效果、異性密友認同效果及係性互動退縮效應等四個層面,可以發現雖然青少年自認能分辨真實生活與色情產品中的訊息有差距,但對於所看到的親密行徑,因為缺乏真實可以參考的依據(例如自身實際經驗),可能會選擇性地相信色情產品中的訊息;因此,會開始誤以為複製色情影片中的親密互動行為是正確的,無形中理想中的伴侶會有欣賞的媒體人物形象,甚至嚴重一點影響到自己在真實生活中的交友互動。如同本新聞中的泰勒:
 
泰勒16歲時不再看色情片了,因為它對身體有影響,「我交了第一個男朋友,發現真正的性生活基本上難以喚起性慾」
 
在青少年察覺到色情產品已經影響了自己對交友的心態(心理層面)、對於親密關係的期待(社會層面),接下來受影響的,還可能是大腦。實際上,人類全身上下最大的性器官可說是大腦,對於「性」的喚醒不論是動機、認知、情感或生理,都是由大腦統籌的。因此,當長期接觸色情產品時對於大腦的影響又會是如何呢?
2014年,柏林馬克斯·普朗克學會(Max Planck Institute)的研究者讓60多位男性觀看色情圖片,並觀察他們的大腦,還測試了他們觀看色情影片的習慣(傑西卡‧布朗,2017),結果發現大量觀看色情影片的人,構成大腦回饋體系的紋狀體較小——這意味著他們可能需要更多圖像材料才能激起慾望。由於無法斷定是哪個影響因素為先(因紋狀體較小,才去觀看較多色情影片;或是因為看了太多色情影片,才導致紋狀體較小),而且實際上因此而有性功能障礙的研究並未充足,甚至有部分研究指出適度觀賞色情影片可以促進性欲產生,即使過往有許多研究都曾暗示色情產品可能對人們產生的潛在危害,但由於「看色情片會改變大腦」這一觀點缺乏證據支持,色情作品成癮並沒有被寫進最新修訂的美國精神障礙診斷統計手冊第五版(DSM-V)裡(Jerrusalem,2014)。
 
性教育該誰教?
對於究竟是定期觀看色情影片會導致大腦結構差異,還是大腦本身的結構差異導致人類更傾向於觀看色情片,這本身就是一個先有蛋還是先有雞的問題,科學家還需要更多研究來論證。而看了色情產品後所產生的後續性影響,卻仍舊值得人們關注。

 
泰勒認為,學校應該在性教育方面更加積極主動。
「我覺得,性和色情產品在學校仍然被視為禁忌,但要麼是學校教育學生,要麼是色情產品。我不認為任何人應該從色情內容中得到性教育,尤其是年輕女孩,」她說。

 
如同本篇新聞中提到在弗羅德舍姆工作的地區,她看到面部和眼睛區域(而不是生殖器)感染性病的人增加了,醫生推論可能跟仿效色情影片內容有關聯,再加上青春期孩子對於性的好奇與求知動機增加,即使青少兒兩性態度形塑固然可能受到傳播媒體涵化(魔窗、教導、認同效果),如經由家長及教師講解與互動的過程,可以幫助青少兒建立健康的自我形象,且在接觸媒體的過程中掌握主要的資訊,並澄清或分辨媒體隱含的內容(黃葳威,2012),這實在是學校性教育、家庭性教育亟需落實、持續經營的重要原因之一啊!當我們將孩子學習性的管道放諸未知的網絡色情產品世界,我們將更無法收拾孩子之後所變成的狀態。
 
 
※參考資料:
游捷鈞(2004)。色情網站使用者性態度之研究,圖文傳播學報,4。131-146。
黃葳威(2012)。網路色情訊息使用者的兩性互動涵化,社區發展季刊。139-271。
Jerrusalem(2014)。色情片如何影響你的大腦【網路部落格資料】,取自:https://pansci.asia/archives/64671。
傑西卡·布朗(2017)。觀看色情內容是否真的有害?【網路新聞資料】,取自:https://www.bbc.com/ukchina/trad/vert-fut-41710479

(主筆/郭芃彣,臺北市民生國中健康教育教師)
 
 
 
 
 
教育部國民及學前教育署委託、台灣性教育學會、財團法人杏陵醫學基金會承辦
地址:116 台北市文山區景文街43號2樓    (02)2933-3585
Email:caose29103970@gmail.com    傳真:(02)2933-3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