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7/17 星期三
今日下載: 460 累積下載人次: 737782
 
 
  ※  性教育輔導專線 02-2930-4090,每週二 18:00-21:00、每週六 13:30-16:30  ※ 首頁>> 活動公告
 
   
 
 
 
2009.01 從雙狼案淺談性侵害受害者與加害者的治療
撰文∕丁介陶∕宇宙光、懷恩堂輔導中心輔導員,關懷熱線協談員∕2009.1
 
【劍潭捷運雙狼案】

    2007年3月11日,當女醫科學生逛完士林夜市,至劍潭捷運站牽機車準備離去時,突遭兩名男子擄走,並被歹徒載往大佳河濱公園性侵得逞。此則新聞一出,幾乎是震懾所有人的心情,都不免要問怎會有如此膽大妄為的歹徒,做出傷天害理的行為。所幸此案在警察縝密的部署下終於案發一週內即先後擒捉洪傑鴻與林世煌而告破案。

    儘管此案一破,一方面挽回民眾對警方破案的信心,另一方面也杜絕民眾對進出公眾場合的恐懼。但此事件的發生對於女醫科生仍是心頭不可抹滅之痛,復原之路將會是漫漫長夜。

2001年8月3日《中時晚報》曾有斗大標題「她遠走國外,多次自殺」,新聞報導中的受害女生,國中時因誤信朋友,受邀到某個鐵工廠,殊不料有四名青少年男生等在那裡,將其侵害長達七個小時。之後,受害女生雖被救出,並被家人送往國外定居和接受照顧,但傷害卻已難以撫平。受害女生上課時會無故尖叫跑出教室,獨處時也會動輒哭泣,有多次跳河等自殺記錄,甚至是無法接受心理輔導。很明顯地,該受害女生經歷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症狀。
 

【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經歷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當事人,通常她/他所遭遇的事件都是威脅到自己的生命或是肢體極其嚴重的傷害。因此事發之後,痛苦的記憶會不時地在腦海中縈繞,噩夢如影隨形讓人難以入眠。生活中一點點類似創傷事件的環境都會引發擔心及恐懼,有時還會一發不可收拾。

    因此遭受性侵害的受害者,往往都要經過長時間的心理諮商及相關協助,才能逐漸擺脫過往的陰影。宇宙光曾經出過ㄧ本書《網路情人夢》,書中描述青少女凱瑟琳‧塔巴斯(Katherine Tarbox)遭網友性侵害,歷經兩年的心理諮商才逐漸走出性侵害的陰影。在這段復原的旅程中,她也遇上談話成效不佳的精神科醫師,一直到遇見薇薇麗輔導員,心理諮商的成效才逐漸顯現出來。

    從凱瑟琳‧塔巴斯的個人復原經驗來看,除了心理諮商是關鍵之外,父母、學校、朋友都成了她復原過程中的重要因子。這些親朋好友的支持,讓她在復原的路上並不孤單,也因此當她時十六歲於法庭作證時,才能有勇氣面對性侵害的審理。

 
【性侵害受害者的治療】

    面對性侵害的受害者(女醫科學生),治療師或心理師對其應給予高度的支持與同理,讓當事人知道她(他)所遇到的事絕不是她(他)個人的錯。受害的當事人常在創傷後,會自我譴責,甚至會自我厭惡。因此,治療師或心理師應給予完全地接納,讓當事人感受到這段心理諮商復原之旅,是安全無虞地。

    
此外,性侵害受害者難免會情緒超載,治療師或心理師可適時地引導其紓發個人情緒。當事人或透過書寫、或透過行為上地發洩、甚或透過眼淚表達個人的悲傷與憤怒,治療師或心理師以陪伴扶持的態度,跟著當事人的腳步緩緩前進。最應忌諱的是,治療師或心理師勿以「事情都已經過了,難過也無濟於事」的態度來面對當事人,使得當事人得不到同理與接納,對治療師或心理師產生不信任感,這就無助於性侵害受害者的治療。

    有的受害者,在會談過程中因怕自己所說的經驗得不到認同,於是選擇沉默以對。治療師或心理師一方面需要給予當事人時間,讓其內心能有所準備,以面對過往的創傷。同時,治療師或心理師要放慢腳步,勿將當事人的沉默解讀成對過往創傷的抗拒。治療師或心理師或可透過述說療癒的故事以為媒介,間接鼓勵當事人面對過往的陰影。

    馬偕醫院防治自殺中心個案管理師呂欣芹曾寫下一則「小樹的故事」以為療癒之用,其內容大致上談到一顆小樹剛長成,但卻遭逢啄木鳥的侵襲,以至於心中頗為受傷。小樹隱約有聽到鼓舞的聲音,支持自己不要放棄,要堅強以對。逐漸長大的小樹,枝葉繁茂,引來其他小鳥築巢做窩。小鳥們留意到小樹身上曾有的傷疤,鼓勵他說出來,小樹隱瞞久了,也累了,於是說出過往的傷心事。小鳥們對小樹的堅強與遭遇,除有讚美其勇敢外,也有不捨與難過。小鳥們對於啄木鳥的行為紛表不當,同時也向小樹表達不需因此認為自己是醜陋與難看的。小樹受到小鳥的鼓舞,再次展露歡顏。

    藉由故事,治療師或心理師可緩步敲入受害者的內心,以一種非強迫性地探詢,逐漸了解受害者的遭遇。這樣,治療師或心理師也能贏得受害者對自己的尊重與信任。一個療癒故事有時不一定足夠,治療師或心理師可以準備多個療癒故事於心中,待會談的過程中,觀察到受害者已經準備好,就能夠適時端出以引導當事人說出自己的故事。
 

【性侵害加害者的治療】

    在國內,針對性侵害加害者的治療雖已有相關資源及因應措施配合,但仍在起步階段。除去對加害者本身的治療不易外,更加上治療師或心理師缺乏、經費不足、治療的規劃與執行不完整,常使得治療的功效大打折扣。有些加害者甚至社經水準低,不識幾個大字,治療師或心理師還不時地扮演國文老師之責,以提升其認知水平,方能有機會增進治療成效。

    由於性侵害加害者多數有不堪的背景,益發增加治療的困難度。以劍潭捷運站雙狼案為例,洪傑鴻與林世煌各有前科,林世煌甚至有性侵前科,被警方通緝。林世煌在案發後,往南竄逃,還性侵了另一名女計程車司機。這兩人有如此的犯行,都在在證明他們的人格已頗為扭曲。

    
因此治療師或心理師應認知到一件事實,對於加害者的治療並不是一朝一夕可成。甚至是對其痊癒與否會採從嚴認定,否則華岡之狼不會履次申請假釋想進台大社工系就讀都屢遭駁回。

    劍潭捷運雙狼案再次引發鞭刑的呼聲。站在治療的角度上,鞭刑是否真能有效,恐怕仍有疑慮。畢竟這些加害者,在性侵之時,是以「征服」或「洩怒」為主,「性」則成了他們的武器。因此,加害者的心理層面遠比生理層面來得重要。若只是在性侵害加害者的生理層面作文章,恐怕是治標不治本,甚至引發其更深地仇恨心態,將失去治療該有的本意。

    治療師或心理師面對性侵害加害者,除需加強自己個人專業知能外,在與當事人進行會談時,需讓其有所覺知,可透過撰寫自傳回溯個人成長史。此外,加害者必須學習負責任,認識可能性侵前的預兆,並從而能找出個人的錯誤認知,進一步克制自己的犯行。
 

【預防勝於治療】
       
   
俗話說的好,預防勝於治療,若要防範被性侵,以雙狼案為例,夜歸婦女所停機車盡量置於較為明亮處。婦女應隨身攜帶防狼器具,像是:防狼哨、防狼噴霧等。如果可以,婦女夜出或夜歸盡量結伴而行。多一個人,就多加一分警覺性,也可避免有心人趁隙而入。

    最後,要減少性侵之狼的出現,其根本還在家庭教育。父母若能盡力營造一個好的家庭親子關係,則能避免培育出人格扭曲的孩童。當父母都能以身作則,為孩子樹立好的親職典範,雖不能完全杜絕性侵之狼的出現,但至少能保障婦女的人身安全。
 
 
 
 
 
 
 
教育部國民及學前教育署委託、台灣性教育學會、財團法人杏陵醫學基金會承辦
地址:116 台北市文山區景文街43號2樓    (02)2933-3585
Email:caose29103970@gmail.com    傳真:(02)2933-3600